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阿牛

——别堵塞泪泉,让它畅流;别闭锁咽喉,让它歌唱。不为什么,只为那有爱的灵魂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老屋【原创】 作者/阿牛  

2012-10-29 16:19:45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        他终于逃遁回老屋。老屋依然:漆黑,孤寂。最原始的小市民的景观在这儿淋漓展现,泡菜坛子、木橱、老式棚床、支架方桌、零乱的电灯拉线以及木盆。

          老屋中的主人是他的老母亲,八十有余的还很精干的老女人。早去的父亲留给她这份清寂与孤单,她就这样凭借孤独熬过漫长的几十年的光阴。在这群团的社会中,她竟这样一直厮守那间老屋,又何况今天是春节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大祖祖!”门外传来稚嫩的呼唤。

         他从方凳上起身,头往外张望。两个十二、三岁的孩子一同走进屋来。他母亲的门常掩着,他进屋时忘记将门掩上。两个孩子,一个精瘦,一个小胖,都戴副眼镜。精瘦的那个手拿三个小气球。他们双双降临这位大祖祖身旁。童真与稚气顿时让他欣羡,也让他惊异。

        母亲还向他正摆着呢,今天是大年初一,二姐要来接她去吃饭,三十晚上,大姐已接过去吃饭。大姐和二姐是他的姐姐,只是同天不同地,已是多年没有往来。她们总还记得她们的母亲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两个稚气的小男孩陌生地打量着他。他们压根儿就不知道,他就是他们的大舅公。

        母亲没有介绍,他凭长相冒然自问:“你就是王老五的,你爸爸还下围棋吗?”王老五是大姐的儿子。

      “我爸爸下得好哩!”精瘦小男孩很自得。

      “ 他那儿有围棋吗?”他谈棋就来兴。

      “ 你们那儿有围棋吗?”精瘦小男孩掉头问小胖男孩。

     “没有!”他开始料定这小胖男孩就是王月胜的乖儿子。王月胜是他二姐的儿子。

       他这个舅公毕竟在这两个小男孩面前是陌生的。母亲拾掇完毕,回过头对他说:“你今天就不去吧,你就到你妹那去。”其实,他很想去见见昔日久违的族人。

     “那我走了。”他再望了望白纸一样的两个男孩,他俩也异样和纳闷地目送着他。

      在这大年初一的正午,他孤单地来到大街,老屋繁衍出来的家族现在各奔东西,彼此的陌生与膈膜,让这个世界变得扭曲与难堪。

         母亲知儿心,她知道他是回来过年,无奈今年的年各自为阵。他忽然想起母亲常年常月的教诲:“妈有父有不好开口,哥有姐有不敢伸手。”是的,逢年过节,老屋这个大家已化整为零,节日的团聚在小家。而他没有家。节日的大街一片冷清,他觉得他变得像个流浪汉。

     他也终于未去妹那儿。他星夜赶回到自己那个冷清的家。楼上楼下的麻将声伴着他蒙头大睡。

     在一份绝对的孤独中,他厮守于这大年初一的夜,也让零落的鞭炮声渐渐送逐他人生的疲惫与落寞。

     此时,他曾居住的老屋正在脑海中解体。一股新生的觉醒让他变得振作起来。母亲曾经的孤独传染给他一份孤独,她毕竟走过了这么多年月。他发觉他不及母亲,他太脆弱。

     人生之路漫长。当老屋的概念幻灭,才会有新生的强欲。他决计走自己的路,那种人生的依附心理让他感觉到有某种羞愧。

     入夜一片麻将声,醒来依然麻将声。这是一个疯狂的节日,欢乐的节日,痛苦的节日,孤独的节日。

     人生难估,价值各持。活着不容易,死亡也难。相信并尊重世界上每一个人的选择吧,路漫漫,还将上下而求索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3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